視界千島湖

快·準·活·美

點擊打開
您當前的位置: 新聞中心
央行“鬆綁”信用卡再戰花唄?
發佈時間:2021-01-12 08:51:02

近日,央行發佈《中國人民銀行關於推進信用卡透支利率市場化改革的通知》,自1月1日起,信用卡透支利率由髮卡機構與持卡人自主協商確定,取消信用卡透支利率上限和下限管理。對於信用卡持卡人而言,信用卡透支利率大概率會出現下行趨勢,但已經習慣了花唄、京東白條等互聯網消費貸的年輕羣體,會不會因此重拾刷銀行信用卡的習慣?

信用卡“鬆綁”政策再延續

央行最新發布的《通知》稱,髮卡機構應通過本機構官方網站等渠道充分披露信用卡透支利率並及時更新,應在信用卡協議中以顯著方式提示信用卡透支利率和計結息方式,確保持卡人充分知悉並確認接受。披露信用卡透支利率時應以明顯方式展示年化利率,不得僅展示日利率、日還款額等。

據瞭解,信用卡免息還款期最長為60天,多數銀行信用卡免息期在50天左右。在免息期內持卡人無需就待還金額支付利息,當持卡人無法全額還款出現逾期後,才會產生利息,即從消費當天開始按日計息按月複利。

在2016年之前,信用卡利率一直採用每日0.05%(日利率萬分之五)的利率標準。但長期固定單一的利率束縛了髮卡機構信用卡資產業務的精細化發展,也不利於滿足持卡人的多樣化需求。

基於此,2016年4月15日,央行發佈《關於信用卡業務有關事項的通知》,取消此前統一規定的信用卡透支利率標準,實行透支利率上限、下限區間管理,上限為日利率萬分之五,下限為日利率萬分之五下浮30%,也就是萬分之三點五,這在一定程度上為信用卡業務實現了“鬆綁”。本次出台的《通知》,則是前期信用卡“鬆綁”政策的進一步延續。

利率市場化改革再邁一步

值得關注的是,2020年10月16日,央行發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修改建議稿)》也提出,“商業銀行可與客户自主協商確定存貸款利率”。因此,業界普遍認為央行取消信用卡透支利率上限和下限管理,是利率市場化改革的重要一步。

在信用卡資深專家董崢看來,此舉可視為在2020年底針對網絡小貸市場清理整頓之後,監管部門再次為信用卡業務強力“解綁”,徹底放開了信用卡在透支利率上的“束縛”。

目前,螞蟻集團的花唄、借唄,京東數科的白條、金條,去哪兒網的拿去花、借去花,蘇寧金融的任性付、任性貸,美團的月付、生活費借錢組合等,利率水平也多在日化0.05%至0.035%。董崢認為,在信用卡產品實行靈活定價後,有助於銀行在信用消費領域與其他互聯網產品展開正面交鋒。與此同時,中小商業銀行可以通過放開信用卡透支利率的市場化定價機制等,參與差異化市場競爭。

信用卡競爭力或將重振

新政實施後,信用卡透支利率將呈現何種走勢?髮卡銀行會不會為搶奪客户打“利率戰”?

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認為,央行“鬆綁”後,銀行信用卡的透支利率大概率會出現下行的趨勢。“不過,銀行信用卡也不會出現惡性價格競爭,‘鬆綁’並不代表沒有監管約束。中國消費信貸市場足夠大,銀行信用卡未來‘薄利多銷’,反而可能會讓這項業務收入進一步增加。”他説。

董崢分析,由於銀行資金都是有成本使用,髮卡銀行即便按照市場化透支利率來定價,也要顧及資金成本,制訂合理的透支利率標準,相信最終會逐漸形成行業公認的定價範圍標準。因此放開信用卡透支利率上下限,也不會出現透支利率出現“斷崖式”超低定價標準。

自1985年6月,中國銀行珠海分行率先發行第一張信用卡以來,我國信用卡行業已經走入第36年,取得了長足發展。央行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我國信用卡和借貸合一卡在用髮卡數量共計7.66億張,全國人均持有信用卡和借貸合一卡0.55張。但隨着持牌消費金融機構以及花唄、京東白條等互聯網消費信貸產品持續入場,銀行信用卡的競爭力有所下降。

信用卡業務能否藉助新規重整旗鼓、重新奪回已失去的市場位置和空間?董崢認為,這更多取決於髮卡銀行是否能在信用卡業務經營策略上實現與時俱進的調整,持續提升自身業務實力和產品市場競爭力。

不過,對很多年輕人來説,使用互聯網消費信貸產品,主要因為電商平台與花唄、白條們的深度捆綁,借還便利度都遠超信用卡。加上移動支付對線下場景的全面滲透,也讓更多人慢慢改變了刷銀行卡的習慣。“透支利率鬆綁,可能還不足以喚回已經遠離信用卡的消費羣體。”一位銀行業研究人士表示。

來源:北京日報

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馬峯明


淳安發佈

淳安發佈

視界千島湖

視界千島湖